快捷搜索:  MTU2MTMyNTQzNA`  as  1111  test

《渡汉江·岭外音书绝》翻译赏析

《渡汉江·岭外音书绝》出自唐诗三百首全集,其作者为唐朝文学家李频。古诗全文如下:

岭外音书绝,经冬复立春。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媒介】

《渡汉江》是唐代书生李频的五言绝句,是《全唐诗》的第589卷第55首。这是久离家乡而返归途中所写的抒怀诗。前两句主要写追叙久居岭外的环境,后两句抒写靠近家乡时抵触的心情。这首诗歌正体现出书生对家乡和亲人的挚爱之情和游子远归家乡时不安、胆怯的繁杂生理。

【注释】

汉江:长江最大年夜支流,源出陕西,经湖北流入长江。汉水的一部分,在襄阳相近。李频为浙江人,从岭南回家不必渡汉江。

岭外:五岭以南的广东省广大年夜地区,平日称岭南。唐代常作罪臣的放逐地。

来人:渡汉江时碰到的从家乡来的人。

【翻译】

独从容岭外颠末冬天和春天,同家人音信已完全阻遏。越走近故乡心里越是恐惧,担心误事出事不敢问家乡来人。

【赏析】

这是久离家乡而返归途中所写的抒怀诗。此诗语极浅显,意颇深邃;描摹生理,熨贴入微;不事做作,自然至美。

这首诗的前两句追叙书生贬居岭南的环境。书生被贬斥到蛮荒之地,原先就很凄切,更何况和家人又音讯阻遏,彼此不知存亡。在这样的情形下,书生熬过漫长的岁月,历经穷冬,迎来新春,心情加倍凄苦。在本诗中,书生未平行列出空间的阻隔,音信的拒却,光阴的悠远这三层意思,而是逐层递进、慢慢展现,这就增强和深化了游子贬居蛮荒时的愁苦、抑郁,以及对故乡和亲人的缅怀之情。

“绝”、“复”两字,看似未出力,实则是书生在“苦楚尝尽”之后的酸楚语。仔细体味就会发明,“绝”的何止是家乡的音讯、“复”的又何止是光阴的冬春?书生所有美好的盼望、所有华年的回忆、所有感情的皈依,彷佛都断了。书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反反复复咀嚼的只是无尽的孤独与凄惨,却可见书生的用心。“岭外”是从空间着眼,写出离家之远;“经冬复立春”是从光阴着眼,写出离家之久。还有更令人不安的是“音书断”。经由过程这三层意蕴,加深了书生在岭南时的苦闷与不安,也加深了书生对家乡亲人的缅怀。书生居于贬所之时那种与尘凡隔离的孤独,丢掉所有精神劝慰的困苦,还有度日如年的煎熬,皆清晰可感。乍读起来,这两句平平叙起,彷佛无惊人之处,却在无形中为下两句出色的抒怀做好了铺垫。

后两句着重言情,抒写抵触的心情,细腻活跃,传神动人。一位阔别家乡的游子,踏上归途,当然心情欢悦,而且这种欢悦会跟着家乡的临近而越来越强烈。书生偏说“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彷佛有点分歧情理。在一样平常环境下,越靠近家乡心情越急迫,经常恨不得三步并作两步走,一步跨进家门。路上碰到熟人,老是迫在眉睫地探询探望家里近况。仔细寻味,又感觉只有这样才通情达理。由于书生贬居岭外,与家人“音书断”,一方面自然这天昼夜夜想念家人,另一方面又时时刻刻为家人的命运担忧,怕他们被自己株连或因其余缘故原由惨遭不幸。

“音书断"的光阴越久远,这种想念与担忧也越朝极度成长,形成了书生既渴望音信,又怕音信到来的繁杂而抵触的生理状态。这种繁杂而抵触的心情,在书生从贬所逃往家乡的路上,尤其是过了汉江,接近家乡后,有了加倍戏剧性的成长:原本的担忧、焦炙与隐隐不清的不好预料,这时似乎立即便会被途中碰见的某个熟人所证明,变为残酷的事实,那么书生经久渴望和家人团聚的希望就会立即破灭。以是,“情更切”变为“情更怯”,“急欲问”变为“不敢问”。在“岭外音书断的特殊情形下,这是诗民生理抵触自然成长的一定结果。经由过程“情更怯”和“不敢问”,读者能强烈地感想熏染到书生当时竭力压制的迫切希望及是以带来的伟大年夜的精神苦楚。这种抒发感情的要领,既真实,而又富有情趣,耐人寻味。

从此诗表达的时空来看,前两句是一样平常论述,写书生对往日在岭南时环境的追叙,后两句匠心独具、构思奇妙,写书生靠近家乡时的心态的描述。前者是铺垫,后者是主体,但二者又是相辅相成的。诗写得很平实,没有任何雕饰,但情义传神,很是动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